歡迎您:登錄 | 注冊
科普之友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科普之友 >> 未解之謎 >> UFO飛碟 >> 正文  

神秘的綠色火球[翻譯]

來源:不詳       更新時間:2017/4/27 8:26:32
 

1 9 5 4年9月1 8日,午夜時分,我的電話突然響起。是我朋友吉姆·佛倫從《長灘電訊日報》打來的,他說報紙上有個“很好的飛碟報告”,要讀給

我聽,題目是《上千人目睹巨大火球點亮新墨西哥的夜空》。

綠色火球ufo

當天2 0時4 0分,這個滿月大小的“耀眼的綠色火球”悄無聲息地劃過科羅拉多東南和新墨西哥州的北部。它當時正好穿過新墨西哥州圣達菲的一個體育場上空,據丹佛的居民說,火球劃過時,“夜如白晝”。環球航空公司(TWA)從阿爾伯克基飛往阿馬里洛的機組人員也看到了這個火球。警察與記者開始馬不停蹄地奔波,一時間,電話滿天飛。

有人打電話問最近是否發生了什么特殊事件。當他獲悉是神秘的綠色火球時,如釋重負地嘆了口氣說:“謝謝,我想我可能是喝多了。”然后就掛斷了。

林肯·拉帕茲博士是美國新墨西哥州大學隕石研究所的所長,是隕石事件的知名權威。對這一事件,他表現得非常淡定。據電話報告,他當時跟媒體說,要繪制出火球的飛行線路,確認它的落地點,然后出去找找。但是,他又說,自己也不指望會找到任何東西。

吉姆·佛倫讀完報道后問我:“到底是什么?”

“好像是綠色火球又回來了。”我回答說。

“綠色火球是什么鬼東西?”

綠色火球是什么鬼東西?我也很想知道,還有很多人也都想知道。

綠色火球首次進入人們的視野是在1 9 4 8年1 1月下旬,阿爾伯克基周圍的人們開始接二連三地報告說晚上看到神秘的“綠色火球”。第一個報告只說地平線附近的天空上有一道綠痕。事后,位于阿爾伯克基柯特蘭空軍基地的空軍情報人員與美國航空航天技術情報中心“信號”計劃的工作人員用“照明彈”將此事搪塞了過去。畢竟,那個年代的美國大兵的尼龍袋子里,不缺子彈和照明彈。

但是,幾天后,報告越來越詳細,而且很多報告說火球越來越大。認為火球越來越大是人們心方面的宣傳。因此,空軍方面決定重新考慮“照明彈”的解釋。他們著手調查的那個夜晚是1 9 4 8年1 2月5日,這是UFO 歷史上綠色火球一頁中頗具紀念意義的日子。

綠色火球ufo

1 2月5日2 1時2 7分,一架空軍C- 4 7運輸機在阿爾伯克基以東1 6千米上空飛行,飛行高度為5 5 0 0米。突然,C-4 7上的機組人員——駕駛員戈德上尉、副駕駛和工程師——都被飛機前面的一個綠色的火球嚇了一跳。它看起來似乎是顆巨大的流星,只不過顏色是明亮的綠色,而且也不像流星那樣在天空中弧線降落。綠色火球已經減速,在桑迪亞山脈東坡附近,弧線上升了一點高度,然后進入平飛狀態。它太大了,不可能是一顆流星,至少C-4 7的機組人員還從未看到過這么大的流星。稍做商量之后,機組成員決定將此事上報,尤其是他們2 2分鐘前在拉斯維加斯附近也看到過一個一模一樣的物體。

戈德上尉拿起對講機撥通了位于柯特蘭空軍基地的控制塔,將此事件進行了上報。控制塔人員又將消息轉達給了當地情報人員。

幾分鐘后,先鋒航空公司6 3分隊機長向柯特蘭控制塔報告說,他2 1時3 5分在新墨西哥州的拉斯維加斯東部看到了一個綠色的火球,目前正在飛往阿爾伯克基的路上,降落后會詳細進行報告。

幾分鐘后,他將DC-3客機滑行到柯特蘭空軍基地的旅客舷梯處,幾個情報官員早已在此等候。他說,2 1時3 5分,飛機正自東向西往拉斯維加斯方向飛去,這時,他和副駕駛看到了一個火球,就在他們上前方,一開始他們以為是流星。但是,轉瞬間他們就發現自己所見并非流星,因為這個火球的飛行高度太低,飛行軌道太平。在他們觀察的時候,飛行物似乎試圖接近飛機頭部,顏色也由橘色變為綠色。飛行物越來越大,機長說,他覺得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被撞上,于是他把DC-3猛地來了個急轉彎。綠色火球與他們齊頭并進了一會兒,然后開始下降,變得越來越模糊,最后消失不見了。就在他急轉DC-3的時候,火球看起來跟滿月一般大,或者比滿月還要大。

報官員問了幾個問題后就回去了,電話報告從新墨西哥北部紛紛而來,正等著他們去處理。早上時,一個成熟的調查報告即將出爐。

綠色火球身份未定, 軍方開始變得緊張起來。它們可能是普通的隕石,或因心理原因而放大的照明彈,或真正的UFO,無論它們是什么,出現在美國最敏感區域總會使人緊張不已。在阿爾伯克基方圓1 6 0千米范圍內,有美國原子彈計劃的兩大核設施基地——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和桑迪亞基地。周圍還分布著對美國國防安全至關重要的其他設施:雷達站、戰斗機攔截基地以及由高大鐵絲網圍起來的別的軍事要地。

鑒于火球跟流星或者隕石的相似之處,柯特蘭的情報人員叫來了林肯·拉帕茲博士。

拉帕茲博士說很樂意提供幫助,于是,情報人員向他解釋了近期發生的一系列奇怪事件。拉帕茲說,通過描述來看,火球確實很像是隕石——有那么幾點除外。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需要畫出火球的飛行路徑,他以前都成功畫出了隕石的飛行線路。通過飛行線路分析,他就能找到它們的落地點——如果確實是隕石的話。確定落地點的大體方位后,就可以對周圍區域進行搜索,如果能找到隕石碎片,綠色火球之謎就能迎刃而解。

12月5日晚,綠色火球調查活動正式啟動,人們開始著手繪制火球的飛行路徑。事件報告中一些比較可靠的信息包括認真記錄的地點、綠色火球出現的方位、海拔高度以及觀測時間。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拉帕茲博士和一組情報官員就起身前往新墨西哥北部。他們與提交報告的人進行交流后發現,還有十來個人也目睹了火球的出現。通過仔細分析觀測時間,他們確定共有8個獨立的火球。其中一個尤其壯觀,看到的人也最多。新墨西哥北部的人們都說看到這個火球從西向東飛行。于是,拉帕茲一行開始向東橫穿新墨西哥州到達得克薩斯州西部邊界,與當地數十人進行了交談。數小時后,他們最終確定了火球可能的落地點。他們在可能的落地點周圍進行了搜尋,但什么都沒有發現,一遍又一遍的搜索過后仍然一無所獲。事后,拉帕茲博士告訴我說,這是他第一次嚴重懷疑綠色火球是隕石的說法。

接下來的幾天,火球幾乎每晚必到。柯特蘭的情報官員覺得他們應該對其中某個仔細觀察一下,因此,1 2月8日晚,兩個情報官員在日落時分乘機起飛,開始對阿爾伯克基北部進行巡查。事前,他們做了充分的準備,列出了詳細的計劃,并對看到火球后每個人需要觀察的特定細節進行了約定。早上6時3 3分,他們終于看到了一個火球。以下就是他們的報告: 早上6時3 3分,飛機指示盤顯示飛行高度為3 5 0 6米,這時,一個奇怪的現象出現了。當時飛機的確切位置是新墨西哥州拉斯維加斯以東3 2千米的無線電導航臺。此時,飛機方向羅盤度數為9 0°。X 上尉是機長,我是副駕駛。我首先看到了飛行物,緊接著機長也看見了。飛行物的位置在飛機上方6 1 0米處,從與我們航線左側呈3 0°角的方向快速靠近飛機。飛行物外形很像一個燃燒的綠色照明彈,是當時空軍常用的那種。但是,其亮度比照明彈強很多,而且似乎也比普通照明彈大得多。初看時,飛行物的飛行軌跡幾乎與地面平行。這種狀況持續了大約2秒。緊接著,飛行物似乎開始燃燒,飛行軌跡也開始急速下降。飛行物燃燒的那一刻非常劇烈,耀眼的強光使我們什么都看不到。回到賴特·帕特森空軍基地后,美國航空航天技術情報中心的情報人員得到了一份關于火球調查行動的詳細記錄,但他們并不參與調查活動。他們更關注的是對所有UFO 目擊報告進行審核,然后看看綠色火球現象是否只發生在阿爾伯克基地區。實際情況是,它們的確是阿爾伯克基的獨特現象。盡管美國其他地方也有很多關于UFO 的報道,但沒有一個與綠色火球一樣。

綠色火球ufo

1948年1 2月至1 9 4 9年1月,綠色火球持續造訪新墨西哥州的天空。這個地區的每個

人——包括柯特蘭空軍基地的情報人員、防空司令部的人員、拉帕茲博士和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頂級科學家,都至少看到過一個綠色火球。

1 9 4 9年2月中旬,相關人員在洛斯阿拉莫斯召開了一次會議,如何對事件進行進一步調查。空軍、“信號”計劃人員、柯特蘭基地情報人員以及其他相關各方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出一個答案。

這些著名人士包括:高層大氣物理學的世界權威約瑟夫·卡普蘭博士、著名氫彈專家愛德華· 泰勒博士、拉帕茲博士、軍方高級軍官和來自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眾多科學家。

會議不用討論UFO 的特殊類型——綠色火球——是否確實存在這個話題,因為他們每個人都親眼見到過。會議的主題是探討火球的屬性,即它們到底是天然的還是人造的,以及如何能找到更多此類火球。

跟任何會議一樣,這次會議也是異見紛呈。一些人認為火球是自然現象,那些“流星說”、“隕石說”的支持者認為自己在天文學期刊上找到了相關的理論佐證,綠色流星雖然不常見,但也偶爾出現過。扁平軌道似乎是證明綠色火球為外星來客的重要證據,但也沒什么新鮮的,因為從特定角度看去,流星的軌道也是扁平的。

在1 9 4 8年1 2月至1 9 4 9年1月之所以看到如此之多的火球,是因為這一時期西南地區的天氣異常晴朗

以拉帕茲博士為代表的人士認為,綠色火球不可能是流星或隕石,他的論點來自幾天來對事件的跟蹤調查以及與軍方情報小組的合作,他的理由如下:①軌道過于扁平;②顏色太綠;③如果是隕石的話,他已計算出可能的落地點,但在落地點周圍沒有找到任何碎片。當時在場的人事后對我說,拉帕茲博士的理論非常有趣,而且每一點都經過了深思熟慮。但是,很顯然,他的觀點說服力不夠,因為兩天后得出的結論是,綠色火球是某種自然現象。會議建議將該事件的調查轉交劍橋空軍科學研究實驗室負責,該機構的職責就是對自然現象進行研究,而且,劍橋已經成立了一個拍攝綠色火球的項目,在拍攝的同時,對火球的速度、海拔和大小進行測量。

1 9 4 9年夏, 劍橋啟動了“閃爍”計劃,試圖解開謎底。計劃建議在新墨西哥的白沙附近建立三個電影經緯儀站。電影經緯儀類似于3 5毫米的電影攝像機,只不過拍出來的照片上會顯示拍攝時間、方位角以及攝像機的仰角。如果兩個或多個攝像機對同一個物體進行拍攝的話,就有可能得到該物體的海拔、速度和大小的精確數據。

“閃爍”計劃以破產告終,因為什么都沒有拍到。原先計劃的三臺攝像機只有一臺到位,這臺攝像機必須不斷地四處移動,如果設備在某一特定區域傳回多份報告,攝制組就會扛著機器前往該區域,但每次都遲到一步。每個捕鴨獵手都會告訴你這是個錯誤的策略,如果想打到鴨子,你必須先挑個好位置,靜靜地待著,等著鴨子自投羅網。

“閃爍”計劃的執行者也遭到了資金困難和道德困擾等問題。為了任務的順利開展他們需要更多更好的設備和更多人手,但是空軍的財政預算沒法滿足這些。道義支持倒是免費的,但對他們來說也同樣奢侈。

隨著朝鮮戰爭的爆發,“閃爍”計劃就此擱置,官方對綠色火球的興趣也隨之湮滅。

1 9 5 1年夏,我在成立“藍皮書”計劃時,從未聽說過綠色火球。有些材料上面標注著“洛斯阿拉莫斯會議”、“火球”、“‘閃爍’計劃”等字樣,但是我從未關注過這些材料。

綠色火球ufo

有一天,我與美國航空航天技術情報中心的另外幾個官員在洛斯阿拉莫斯參加一個

會議,席間有人向我介紹約瑟夫·卡普蘭教授。當他得知我們來自美國航空航天技術情報中心時,第一個問題便是“綠色火球一事最終結果如何?”我們沒有一個人聽說過此事,他便向我們簡要介紹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們的整個談話都圍繞綠色火球展開,交談也以此為結尾。他提到了拉帕茲博士以及他認為火球是人造物體的觀點,盡管他對拉帕茲博士的專業能力非常尊崇,但仍然不能信服。他極力建議我跟拉帕茲博士取得聯系,聽聽他口中的故事和關于此事的看法。

返回美國航空航天技術情報中心后,我花了幾天時間詳細研究了所有關于綠色火球的報告,這些報告的時間都在1 9 4 8 年1 2月初到1 9 4 9年之間。就“藍皮書”計劃的資料而言,從未有過關于綠色火球的報告。

我把“閃爍” 計劃的報告以及洛斯阿拉莫斯會議的記錄從頭到尾看了一遍,然后決定

下次去阿爾伯克基時一定要見見拉帕茲博士。后來,我的確又到過阿爾伯克基幾次,但都因為行程太短、時間緊張而未能見到他。

6個至8個月以后,關于綠色火球的話題又開始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當時,我正與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幾個人一起吃午飯,其中一個人說起神秘的黃綠色火球。午餐時間以及下午幾個小時,我們都沉浸在這種非官方的漫談式討論中。這種討論非常有趣,因為這些人都是國家實驗室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對火球的身份會有一些專業的猜測。他們都曾見過綠色火球,有人甚至見過多個。

有個飛行員說,他有一天晚上開著納維昂飛機在圣達菲北部飛行時,看到了一個綠色火球,他的描述非常生動形象。“把皮球表面涂上綠色的熒光漆,”我記得他如是說,“然后讓人拿著這個球,走到離你3 0米開外、高出你3米的地方,用力把球扔到你臉上——有多大力氣使多大力氣。此時,這個球看起來就跟綠色火球差不多了。”

有關綠色火球的身份,人們給出了種種猜測,有的說是普通光現象,有的說是一種新型的自然現象,有的說是美國的秘密實驗,也有人說是心放大效應下的流星。然而,當綠

色火球與星際飛行器掛鉤的時候,所有人都嚴肅起來。他們已經對此思考了很久,而且也有一套成型的理論。

根據他們的理論,綠色火球可能是某種無人駕駛的測試飛行器,被從盤旋于地球之上幾百千米處的“空間飛船” 上投放進我們的大氣層。如果是兩年前,能從權威科學家嘴里聽到這樣驚人的論斷,我肯定會激動不已。但是現在,我就見怪不怪了,因為我從同樣權威的人士那里多次聽到了相同的言論。

反過來想想,他們說,假設我們要去一個遙遠的星球,這趟旅程會經歷三個階段:沖出地球大氣層、穿過宇宙空間和進入目標星球大氣層。無可否認,前兩個階段會遇到一些棘手的問題,但第三個階段——進入目標星球的大氣層——才是最關鍵的一步。來自外太空的飛行器在進入目標星球大氣層的時候跟隕石類似,只不過飛行器有燃料推動,而且不是自由落體。這個過程會遇到與空氣動力加熱、高氣動載荷等相關的大量問題,以及諸多現在無法預測的問題。有些問題可以在實驗室中獲得解決,但都取代不了飛行測試的實戰演練,而且在地球大氣環境下得到的測試結果可能并不適用于其他大氣層。克服這個問題最靠譜的途徑就是建造自己的星際飛行器前往目標星球,然后盤旋于該星球幾百千米之上。從這個高度,可以向目標星球投放測試飛行器。如果我們不想讓目標星球的居民(如果有的話)發現我們正在進行的測試,可以在測試飛行器上安裝破壞裝置,或者讓測試飛行器在特定高度因氣動加熱而燃燒爆炸。討論繼續進行,每個人都參與其中。

因為我要搭乘貨運飛機返回阿爾伯克基,腦海中的許多問題都沒時間細問了,但是我嘗試著就這次討論給出一些評論。從談話中可以聽出,估計他們沒有一個人認為綠色火球是某種自然現象。雖然他們沒有明說,但從已掌握的證據來看,綠色火球是自然現象的證據遠不如它是非自然現象的證據充分。

在從洛斯阿拉莫斯返回阿爾伯克基的顛簸旅程中, 我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再多待一天,我要跟拉帕茲博士好好談談。

他了解關于綠色火球的所有細節。他證實了我的發現,那就是最初的綠色火球再也沒有出現過。他說他收到了上百份報告,尤其是在他就神秘的綠色火球發表過幾篇文章后,但報告中的物體只不過是常見的綠色流星而已。

拉帕茲博士說,包括約瑟夫·卡普蘭博士和愛德華·泰勒博士在內的一些人認為,綠色火球就是流星。但是,他不這么認為,一個原因是顏色太特別。為了說明自己的觀點,他拉開辦公桌的抽屜取出一個日久發黃的顏色頻譜。他查對了兩種不同深淺的綠色,一種是接近黃綠的淺綠色,另一種是更為明亮的綠色。他說綠色火球的顏色屬于后者。他曾拿著顏色頻譜去找那些親眼見到過綠色火球的人核查,結果所有人都說是那個明亮的綠色。他解釋說,淺綠色是已報道的綠色流星的顏色。流星與綠色火球之間還存在其他不同,那就是火球的飛行軌道太扁平了。拉帕茲博士說,流星在天空中也未必會向下劃出拱形的弧線,它的飛行軌道有時看起來也是比較平的,但不會扁平到綠色火球的程度。還有一個原因是它們的體積不同。幾乎所有人都用“可怕”、“跟月球一樣大”或者“刺眼”等來描述火球。流星沒有這么大,也不會如此耀眼。不過,拉帕茲博士認為它們既不是流星,也不可能是隕石。

隕石現象常常伴有巨大的聲響和強烈的沖擊波,這種沖擊波會震碎玻璃,使家畜受驚。然而,在有關綠色火球的每一個報告中,觀察者都沒有聽見任何聲響。

火球最神秘之處在于,沒有留下任何顆粒物。拉帕茲說,如果是隕石的話,他肯定能找到一些碎片,在以往的隕石事件中,他幾乎沒有失手過。他從文件中抽出一張地圖,是記錄隕石落地點的標繪圖。這張地圖的地點是堪薩斯,他將從十幾個隕石目擊者那里得到的信息標注其上。在每一個觀測者的位置上,他都按觀測者的視線畫出隕石的方位,因此就有十幾個視角線。借助這些視角線,拉帕茲繪制出隕石的落地軌跡,順著這個軌跡找到隕石的落地點,并在地圖上標出來。然后,他與同事趕往目的地,果然找到了隕石。

這只是一次很普通的事件,他的文件中有多個成功探險的詳細記錄。

然后,拉帕茲博士又抽出一張地圖給我看。上面畫出的線跟前面一張地圖一模一樣,他用同樣的方法標注出可能的落地點,然后前往該區域進行搜尋。可是,雖然搜尋過許多

次,他還是什么都沒有找到。

這些是綠色火球的標繪圖。

拉帕茲博士說完后,我又問了最后一個問題:“您認為它們到底是什么?”

沉思了幾秒后,他說他認為這些火球不是自然現象。他說,或許某一天,其中一個火球撞擊了地球,然后所有的謎都將迎刃而解。不過,他還是希望它們只是自然現象而已。在跟拉帕茲博士交談過后,我明白了一件事,1 9 5 4年9月1 8日報社記者打來電話報告綠色火球事件時,他之所以出奇的平靜,并不是因為漠不關心,而是經驗告訴他,他什么都不會發現。

假如綠色火球再出現一次,我希望拉帕茲博士能找到答案。(待續)

  • 上一個未解之謎:

  • 下一個未解之謎:

  • 旅美華人:解達芬奇名畫《維特魯

    最真實的外星人和UFO飛碟 之一視

    海南:工地攝像頭意外拍下“不明

    視頻顯示俄隕石爆炸或遭不明物撞

    藍色UFO墜落尼斯湖 疑似接水怪回

    2010年5月5日出現的麥田圈視頻

    老河口又現不明飛行物 兩省民警曾

    麥田怪圈制造視頻

    神秘的麥田圈之謎15視頻

    麥田怪圈 揭秘麥田怪圈之謎01視頻

    外星探密之麥田怪圈視頻

    鳳凰山拍照現UFO:專家稱已掌握大
    UFO飛碟
    自然地理
    普通自然地理[自然生物]我國首個熱帶雨林主題電子雜志
    普通自然地理[]千年茶道中的健康新知有哪些?
    普通自然地理[今日地理]專家分析格陵蘭島巖石 推翻地球
    普通自然地理[自然生物]英牧場培養出純白馴鹿 幾率僅為
    宇宙奧秘
    [航空航天]伽瑪射線爆發致美宇航局衛星暫
    [航空航天]巨型掠日彗星撞擊太陽伴隨耀斑
    [航空航天]11月精彩太空圖片:中亞大咸海
    [航空航天]歐航局宣布放棄聯系俄火星探測
    未解之謎
    [麥田怪圈]麥田怪圈(Averbury)中顯示出
    [麥田怪圈]實拍印尼麥田怪圈視頻
    [麥田怪圈]蝴蝶麥田怪圈視頻
    [麥田怪圈]今日面孔英國麥田怪圈視頻
    生命科學
    [生物*醫學]《細胞研究》:研究揭示門脈高
    [生物*醫學]美國干細胞研究遭法院禁令舉步
    [生物*醫學]基因改造技術可激活細胞電活性
    [生物*醫學]金鑼脆脆腸里面有鐵絲! 外露部
    動物世界
    [動物世界]北極熊攀登懸崖峭壁捕食厚嘴海
    [動物趣味知識]都有誰在飼養虎紋捕鳥蛛 
    [動物趣味知識]以動物為名的童話故事有哪些 
    [動物世界]南非男子馴獸有道 威風雄獅被養
    科普文章
    [前沿科學]男性快樂表情對女性吸引力不大
    [化學教學教研]化學教學中如何提高學生的學習
    [物理教學]高三零基礎學生也能學好物理的
    [化學課外知識]江西“毒皮蛋”事件
    [化學教學教研]“線型”策略:科學學鋁的新方
    [物理實驗研究]關于電阻的串聯和并聯探究實驗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使用本站前必讀
    Copyright © 2007 - 2014 科普之友( www.imateweb.com )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常熟艳门照